罗素论自由

今天本来想写点有关技术的东西,可是当打开编辑页面时,却没有了写的动力。
最近一段时间,断断续续的在看这本《罗素论自由》。
s2289741.jpg

其实我从未在本Blog写过有关看书的文字,通常我都是写在我同我夫人的合写(和谐)Blog

今天就破例放在这里了。
这本书是我去年夏天回国时,买的几十本书中的一本,开本比普通的书稍大一点。字很密,有58万3千字。相当于一个合集,由八个专题组成,分别是《自由之路》,《政治与自由》,《社会中的自由》,《自由与组织:美国的民主进程》,《政治的理想》,《社会重建的原则》,《我的信仰》,和《为什么我不是基督徒》。这些文章写作年代基本上跨越了1916到1934年,最后一篇写于1957。
到今天为止,我只粗略的看了第一部《自由之路》。这本书很枯燥,如果不投入的看的话。可是如果带着思考,带着对于现实社会的观察,去看越90多年前罗素对于自由的看法,你一定会钦佩这位充满智慧的人。

此书的出版前言中,最后一句话说的是:

我们在这里提醒读者,罗素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些错误看法,我们应该以批判的观点去理解。

这样的说明在我看来,就像文革中,后期,所出版的书籍中所印制的毛主席语录一样的可笑。

如果你花点时间去阅读这本书的话,你会发现正是罗素对于社会主义,马克思主义的看法,很多预测估计,真实的发生在当代的社会主义国家之中。

比如第59页,第四段。

不过,还有一些不大容易解决的问题。譬如,书籍出版问题。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不会像现在一样有私人出版社:在国家社会主义制度下,国家大概就是唯一的出版发行人,而在工团主义或基尔特社会主义制度下,所有的出版权都会掌握在"出版联合会"手中。在这种情况下,谁来决定什么样的稿子可以出版呢?显然可能出现这样的事:书刊检查比宗教裁判所还要严格。加入国家是唯一的出版发行人,它可能会拒绝出版反对国家社会主义的书籍。加入"出版联合会"是最终的裁定者,批评它的著作又怎能面市呢?除了这些政治上的难题外,文学作品也会受到那些杰出的官吏的审查,我们面前在一般地考虑艺术作品时已提出这是十分有害的。严重的困难摆在这儿,文学要争得自由,必须想办法去克服这个困难。

这段文字对于出版前言是一个很好的回应,显然现在的社会主义比罗素的预测要好一点,至少自由是可以讨论的,只是需要加上批判二字。而且还需要用古人的口来说,如果现在社科院的人想要讨论类似的问题,一定会被关照闭嘴。

此文对于网站优化没有帮助,对于传播知识也未必有好处。不过我希望大家都能在网站制作之余,看看罗素的作品,就像爱因斯坦所说:阅读罗素的作品给我带来了数不清的快乐时光。

1919年的五四给中国带来的一个新的气象,就是科学和民主。当然如果科学和民主若真正能够实现,那么自由也一定会随之而来。

补充一点:

罗素(1872-1970)在1920年到北京大学担任客座教授,一年后离开,隔年写成《中国问题》这本书。短短一年,面对一个古老而深邃、腐败又复杂的中国,48岁的罗素能看见多少中国"问题"呢。

有空去看看。


作者: David Yin
原载: SEO 网站优化推广
版权所有。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及本声明。